阅读正文

日本一桥大学(耶鲁交换)毕业感言——兼谈自己的MBA学习方法与收获 [2017.09.09]

[日期:2017-09-14] 来源:ChaseDream论坛 作者:summerbird2017 [字体: ]

大家好,我就是曾经的summerbird2503,但是因为以前的雅虎注册邮箱作废,没法找回密码,看到大家的问题,也没有办法及时回答,非常抱歉。经过了两年的MBA历练,我想把自己的收获与成长和大家做一个交流,期待对大家的MBA申请选择和学习方向有所参考。

MBA毕业感怀

——写在三十五岁的人生十字路口

三年之前的一桥被录取感言至今还记忆犹新,记得当时自我警醒的说了一句——我也知道这个MBA只是个起点,人生更多的挑战还在后头。不幸言中,三年后再回首,看到了这三年的成长把自己真正推到了一条更为艰辛的创业路的起点,没有回头路,只能往前冲了。但两年的MBA训练已经让自己没有那么害怕,也更愿意追随自己内心的声音了。一句话形容自己的这段海外求学生涯,那就是“辛苦,但不痛苦”。

这两年,经历了前两个学期的魔鬼式训练,真正体验到了一桥ICS(I can‘t sleep)的真义,也第一次感觉读书还可以这么难。在三十三岁的高龄,和一群投行咨询背景出身的小年轻(尤其在耶鲁)同堂竞争,用不太熟练的英语来分析公司财务运营状况,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之任务。但被推到了这个位置,天生不服输的那股劲让自己硬着头皮就上了。在会计、金融等硬课上,刚开始每次发言都是一次煎熬,因为我知道我的发言可能不太有营养,但是为了那40%的课堂贡献分,我必须说!直到现在还清晰地记得那种举手时的彷徨、挣扎,到最后的豁出去的无畏,这个过程的心理意义大于知识意义,尽管那些具体的算法已经开始模糊,但是金融课上我竭尽全力,争抢发言机会和在别人可能异样的眼光中坚持大声说出自己想法的体验已经镌刻在记忆里,尽管最后我获得98的高分,也学会了如何更优雅聪明的选择时机表达自己,但是我还是最感激自己这段看似吃相很难看的阶段,因为这才是我真正受到挑战和威胁时的本能反应,我骨子里面还是有着“斗士”的本质,这份骨子里的野性与血性让我明白在最艰难的时刻,我可以相信自己的本能,恰如《飘》中斯嘉丽在面对战争饥饿时那种一定要活下来的勇气与决绝。

而另一方面,我也更深刻的明白想让自己更为从容,我必须提高自己的商业“基础体能”。多年的体制内生涯让自己的动手能力是有问题的,想法大、却有些空洞,更愿意指挥、而不是自己动手,所以真正回归学生状态来做事时,才发现对工具的使用,对想法落地的商业经验,对各种商业套路的掌握差得太远。想起刘润在《五分钟商学院》里面说过的一句话“我们所谓的悲情往往可能只是因为自己能力不够,对于巨人过河来说是不需要战略的,只有小松鼠过河才需要制定战略”。我想,这种意识到自己商业“小松鼠”特质的自知和朝着“巨人”扎实迈进的行动力是我在这两年求学生涯中的最大财富。具体来说,我收获了以下几个方面的能力。

1. 多元文化环境下的语言与思维切换

因为暴露在纯英语的环境下,而上课又全部采取案例教学法,上课发言成了重中之重。其实我是个爱讲的人,多年的辩论与演讲经历让我并不害怕面对公众讲话,难的是用英语来辩论。刚开始一些同学反馈我讲得太长,要点不清楚,我想这可能是语言能力不够的问题,不过康永老师的一句话点醒了我:“如果你觉得观点讲不清楚,你首先反思一下是不是自己本来就想得不够清楚,有时候是思维的问题,不是语言的问题。”因为有了这份觉察,每当我想表达自己的观点时,我先会仔细审视一下我的逻辑链是否清晰,是否有好的例子来佐证(更像法律人的思维了),然后列出要点和关键词或者直接画出推导图,用了这种方法后,我发现我的表达更清晰了,而在语言能力不够的条件下,逼着自己只讲要点,相反,母语的废话也开始变少了。这是多语言与思维切换的一大益处。

但是多元文化下的交流还是困难重重的,尤其在时间紧、任务重又缺乏明确领导的情况下。第一次项目团队合作简直就是灾难,团队里日本人(公司小领导)的官僚做派让我完全受不了,而美国人和印度人又是嘴上功夫了得、却不动手的类型,整个合作摩擦不断,效率极低,弄得我后面都开始找借口不去参加讨论了。尽管最后酿跄着把答辩弄完了,但过程的混乱也给了我警醒,那就是团队合作缺乏有效的流程规范,分工也不明确,搭便车心理很明显,所以形成最后大锅饭局面。而后面我在耶鲁有意选修了领导力等系列课程,并且系统地参加了mediation(调解)和facilitation(协调)的培训,让我对如何通过有效沟通与积极倾听提高团队效率有了系统的认知,也开始把自己的职业选择往这个方向倾斜。

2. 非舒适区的锤炼与自我限制的突破

整个MBA生涯都是在非舒适区与自己的极限斗争。

从刚开始的英语适应,到对数据和图表的习惯,再到日语的牙牙学语的起步,那种笨拙的、勉力前行的感觉现在还记忆犹新。在台场生活的那一段,我把自己的生活简化到了极点,每天回来以后就是倒头睡觉,早晨5点起床去赶第一班地铁,到了学校后冲个冷水澡让自己完全醒过来,然后马上把当天需要看的案例再过一遍,把需要完成的作业迅速完成。有时候也需要一些取巧,比如先确定好自己会说哪个点,或者直接先查中文资料,理解了思路以后再用英文来表达。

而到了耶鲁以后,本来可以混混就好,但是我还是尽可能多地选了自己喜欢的课程,然后不断加强自己的时间管理能力,尤其是涉及写作的任务,尽量把时间往前提,然后给自己设定质量标准(不需要完美,尽量真诚,70分就行),这样,确保了自己的学习任务的及时完成。印象深刻的是我有意的参加了一些会迫使自己走出舒适区的活动,比如参加针对校友的募款活动(用外语通过打电话来募捐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尤其对象是耶鲁校友),几百人的校友资料,两个小时的打电话时间,从刚开始的磕磕绊绊到后来的逐步熟练,这种挑战是我喜欢尝试的,并且通过这两个小时的体验,我也窥见到了耶鲁校友资源管理和募捐的超强能力,很多MBA学的营销技巧也得以真实运用,可谓一举多得。

还有一个挑战是参与为慈善组织募捐的活动。在当时大量课业作业之余,抽空去做这样一件事情实属不易,我们六个人组成了一个小组,为纽黑文当地的没有保险的弱势群体募集资金,为其提供免费医疗。刚开始和这些耶鲁精英开会都是一个挑战,他们说话太快了!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就噼里啪啦都说完了,并且让我叹为观止的是,在这么飞速交谈的过程中,其中的队长还能当场会议记录,并且会议刚一结束就能够确定分工,然后通过google sheet发给大家(顺便提一句,在耶鲁,大家的工作基本都在网上直接进行,直接通过google的文件管理工具共同进行编辑互动)。这就是顶级商学院的魅力,你已经不是单纯向老师学习,而是可以向周围的同学学习,观察他们如何思考和处理问题,尤其在团队合作的时候。而后面自己拿着我们制定的宣传方案,一家一家的本地商店去谈,每一次陈述都是一次提高,开始多少还有些羞羞答答,但越谈,我的自信也越足,后面还真是拉到了好几笔赞助,尽管金额不大。另外,我也利用这次筹款的机会,系统地梳理了自己在耶鲁的人脉,比如给自己钟意的教授写信寻求他们的帮助(比如让教领导力的老师提供一个小时的一对一领导培训,然后放到网上拍卖),这样,也进一步的拉近了和这些喜欢的教授之间的距离。一场两周左右的筹款活动,让我对美国的慈善募捐的运作方式有了切身的体会,也有了更强的自信开始自己的个人创业生涯。

这种不断跳出自己舒适区和挑战自我极限的做法,尽管在当时觉得很不容易,甚至我在和耶鲁的领导力咨询师聊起来的时候也一度落泪(有点自我悲情的感动吧,确实过得太辛苦了)。但是回头再望,却倍感欣慰与充实,正如我的咨询师送给我的一句话“Fake it till you make it”(假装你行直到你真的能行)。每当我有所畏惧和懈怠的时候,我会把自己加入到一个团队或者让自己步入到一个更高的平台,因为平台和周围人的力量会推着你走,想不进步都难!

3. 学会提问与要点引领的简洁表达

这可能是我两年MBA最大的收获。我本来就是一个好奇心很强的人(尽管以前更多的好奇心聚焦在八卦情感上),再加上语言能力的不足,所以我案例课发言的策略一般都是主动提问,刚开始其实也真的有些为了提问而提问,所以问啥问题的时候也是有的。不过慢慢提问就找到了感觉,知道怎么去找问题点了。而当英语水平不断提高以后,对别人的观点的吸收能力也加强了,带着疑问听讲座,很自然的就开始有了真正的问题,并且提问多了,也知道怎么简明扼要的提出问题,而不是大段大段陈述自己观点,然后来句“您怎么看”(这是中国学生非常普遍的问题,这个时候比较不客气的教授往往会反问一句“你的问题是什么?”)。

我提问题一般会掌握三个原则。

一是尽量提开放式的问题(用what,how,why等引领的问题),而不是简单的是否判断问题(如果问判断问题,最好再追加一个why的问题)。

这种方式给我带来了很多的改变,一是不再强势的只是主导谈话甚至辩论(以前的辩论赛和法官生涯留下的职业病),对方变成了一种平等的沟通与探讨。二是倾听能力增强了,因为是开放式问题,对方往往会用较大的篇幅来说明,这样对于别人整体的思维方式和思考角度都会有认识。而这种能力用到调解中,则能很好的与当事人的情绪进行互动,让当事人感受到尊重和被倾听(在调解中,一般why的问题我会用更温和的方式来提出),解决好了情绪才有可能平稳的过渡到针对问题和解决方案的探讨,受益良多。

二是尽量简短的陈述自己的思考,或者问题提出的原因或者背景。

刚开始提问的时候也很生涩,生怕自己的问题提的不够清楚,或者对方没有理解我的问题的真实意图,所以喜欢罗里吧嗦的加上一大通解释,这样反而会把问题冲淡。幸运的是,我遇到了极有智慧与风度的教授,他们会用简练的语言把我的问题再复述一遍,然后问我:“你是这样的意思吗?我理解的对吗?”这个时候,我就理解了我和这些顶尖高手的真正差距,所以通过不断的提问,我也开始学习他们这种迅速提炼简洁表达的能力,问题也问得越发简洁清晰了。

三是如果是讨论的情境,最好简单复述一下你听到的对方的答案,然后确认一下你是否理解正确。

这种方式可以帮助讨论往深入进行,并且通过自己的总结复述,能够让对方清晰的知道你理解了多少,或者问题在什么方面,对方能够针对你的问题点进行进一步的解释与引导。这个能力是我在耶鲁一对一领导力教练辅导时练就的,用外语来进行深入的心灵层次的探讨其实还是很有挑战的,刚开始我对教练的一些用词和陈述不太熟悉,可能只能针对只字片句进行发问,但是随着双方的逐步了解,我开始用复述与总结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收获,这样整个理解才真正转换为自己的语言与收获。这个方式非常有效。往往教练和我提起一个理论,或者解释一个概念以后,我会用自己的例子来说明对这个概念的理解,教练往往会惊喜我的理解力,她最后对我的评价也是,尽管我的语言并没有达到母语的自由流畅,但是我的理解力是惊人的,不只在思维层面,更多的在心灵层面,因为她感觉到了我的用心倾听与共情作用。其实是因为我用融入自己情感的故事把老师的理论与概念鲜活化了,其实也给她提供了研究的素材。这就是真正的双赢互动吧。

对于提问我最难忘的一幕是高瓴资本的CEO张磊来耶鲁做讲座,并且和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席勒教授一同研讨川普上台后对整个东亚局势的影响。作为一个生活在日本的中国人,在美国听这些大牛谈这个问题,我觉得我有提出好问题的天然条件,所以在他们讲座的时候我就有意的在演练自己切入问题的角度了,当给我们提问机会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的第一个举起了手,在近五百人的耶鲁精英齐聚的舞台,用还算清晰简洁的语言阐述了川普在中国人心中的矛盾形象,日本和中国对于东亚霸权问题的争执,自己作为一个在日本生活的中国人的观察,最后抛出我的问题,川普的上台将怎样影响东亚的局势走向,尤其是经济局势和地区安全的角度。问题很好的启发了会场的讨论气氛,而更为难得的是,坐在我旁边的耶鲁管理学院院长在演讲结束后和我进行了简短的交谈,然后说了一句:“耶鲁很高兴有你来交换。”我想,这句评价会让我终身难忘,不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中,你不需要和别人去比较,而是用你的独立思考和独特背景为思想的交流与碰撞贡献自己的价值,那么你就会赢得别人的尊重。就像作为交换生,我可以过得很安逸舒服,对我们的考核没有硬性要求,半年很容易混过去,但是我是按照耶鲁学生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不断深入的参与和互动,所以半年下来,我结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他们已经完全把我当成了耶鲁的一员。所以,想让别人认真对待你,你首先需要认真对待自己的投入与贡献!

最后用我最喜欢的乔布斯的一段话来作为自己的毕业总结感言:“你们不可能从现在的点看到未来,只有回首看时才能看清来龙去脉。因此,你要相信,这些点在你的未来终将连接起来。你们必须相信某种东西——你的胆识、命运、生命、业力,等等。这样做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而且还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这段辛苦但不痛苦的海外求学经历可能不一定能马上带来物质回报或者职业路上的突飞猛进,但是他已经改变了我,让我更懂得倾听和追随自己内心的声音,敢于拥抱更多的未知与变化,让我更加明确自己的使命与激情所在,不断朝着那个更好的自己每日精进。我相信,终有一天,这些经历会把我引到一条路上,在那里,所有曾经的点最终都能串联起来,撑起我真正想构建的未来蓝图!只要心存相信,奇迹就会出现。(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

原文引自:
https://forum.chasedream.com/thread-1305276-1-1.html

参与讨论及查看更多的相关文章请访问【亚太MBA申请区】
https://forum.chasedream.com/forum-16-1.html

打印 | 录入:steven
相关文章      
ChaseDream版权声明
最新活动

<< 查看更多 >>

12-17 香港科技大学HKUST MBA
招生咨询会
(广州)
12-16 Duke GEMBA招生咨询会
(上海)
12-16 香港科技大学HKUST MBA
招生咨询会
(深圳)
12-14 北大国发院MBA招生咨询会
暨校友分享会
(深圳)
12-14 曼彻斯特商学院MBA说明会
项目介绍会
(北京)
12-13 北大国发院MBA招生咨询会
暨校友分享会
(广州)
12-10 西班牙 IE 商学院大师课:
2020年后价值的创造
(北京)
12-10 北大国发院MBA招生咨询会
暨校友分享会
(北京)
12-08 曼彻斯特商学院MBA说明会
项目介绍会
(上海)